返回首页

高瓴全面进入种子投资:3年投他个100个

来源:www.chinaitpower.com 时间:2022-09-28 09:30 点击:0 编辑:IT动力

或许完全在意料之中:高瓴,也终于宣告推出种子计划。这是继2020年春天增设VC板块之后,高瓴又一次明确的战略性前移。根据规划,他们将单独设立种子投资序列,聚焦在制造业、新能源、新材料、生物科技、碳中和等领域。从规模上来看,高瓴对“种子”的定义也已非常接近于典型天使投资的范畴:单笔规模一般在200~300万美元、或1000~2000万人民币,但不会设置固定的投资上限。

他们宣称,将在3年内投资100个种子项目。命名为Aseed+,字面意义一颗种子,但更大的看点或许是 “+”即Plus,表明它想表达的“不仅是投资,更是共创”。参考投资中的灵魂三问:why now,why you,why me,本文将主要从三方面来讨论Aseed +的成立:为什么是此时,高瓴在找怎样的创业者,以及它做了哪些准备。

Why 2022

这个问题很好解答。在今年8月的一次投资人群访中,36氪就表达过:风险投资在今年明显向早期集中。鲸准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从数量上来看,种子天使轮已经占到了一级市场的30.6%。一定程度上,这受制于宏观环境之变:由于中后期项目普遍遭遇退出梗阻,VC们的偏好必然更前移。但同时也与如今的投资主题变革有关:伴随着移动时代的谢幕,所谓“硬科技”时代的来临,我们如今目及所见的多数细分领域,都处于较早期的、或者说对投资人来说较早期的阶段。

事实上,高瓴所述的Aseed+将重点投资的多个领域基本符合这一特征:新能源、新材料、生物科技、碳中和等。并且,上述领域通常具备的一个特征是:创始人往往拥有突出的技术背景。因为这类创业公司往往最初发端于某项专利技术、或某个超前想法,因而对创始人的“技术+商业”复合能力要求颇高。所以,很多人认为,相较于To C 时代,科技投资的稳健度变高了——这或许是一个并不全面的说法。在一些情景下,对于科学家、技术专才的投资,需要承担的风险可能是更高的。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类投资也更符合种子投资、或者说“投人”式投资的逻辑。在不久前,源码资本推出“一粟”(种子基金业务)时,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更多从0到1的科技创新公司正在悄然出现。”种子投资在2022,无疑是中国一级市场最具活力的阶段。

Why you

三、四年前,一级市场有一个被反复讨论的话题是:对基金来说,从后向前和从前向后,谁更容易?至少到目前来看,两者都不容易。相信在过去的两年里,投资轮次一步步前移的高瓴收获了不少经验。这其中,也包括他们“无心插柳”的种子投资。“成立以来,高瓴投出的首轮项目接近一百个。”高瓴创始合伙人李良表示,他们“积累了不少种子投资的经验”。这些种子项目,就包括百济神州、地平线、思灵机器人、蔚来、元象科技、Neumora、MOODY、Little Freddie等,其中不少已经成长为全球行业的独角兽。但在当年,它们也一度渺小。比如地平线创始人余凯是人工智能领域的资深专家,但在离开百度创业时,很多投资人无法理解其技术路线,觉得他要做的事情“太难”。而当时战场还以中后期投资为主的高瓴,就成为地平线最早期的投资人之一。在未来,科技领域创业者无疑是高瓴ASeed+的重点方向。高瓴提供的数据显示,2022年以来,他们在seed投资上出手了20家企业,其中科技企业占比为83.6%。

值得注意的是,“科技”二字虽然有着强烈的未来感,但伴随着产业深化,有一些看似传统、但极具技术含量的行业也在走进早期投资的眼帘。比如,在2021年创立江苏青昀新材料之前,陈博屹已有过两次创业经验,是经历过数次行业周期的制造业“老兵”,其所开发出的闪蒸布独特工艺材料在医疗包装、工业防护、建筑材料等领域有广泛前景。高瓴就投资了他的首轮对外融资。全世界都在投科技,Aseed+会更偏好什么样的创始人?或许是为了避免给自己设限,李良并没有强调所谓的“创始人特质”,他的表达颇为朴素:“我们想找到对其细分领域有深刻的理解和洞察的早期创业者,他们经历过一定历练、有产业积累,想要去挑战更高的科技和工程门槛。”这句表达里其实包含了两层涵义:有精专的能力,也有落地的本领。不过在现实中,许多科技创业者或许难以兼备这两者。对此,高瓴的态度也是开放的。

Why me

在高度同质化的一级市场,机构比拼的是1%。这一点,对于要挺进本来就很拥挤的早期市场的高瓴来说,同样不例外。相较于其他基金更多提及的种子逻辑,Aseed+ 强调的是:共创。“是希望这种方式为早期创业者提供专业、系统的服务。”高瓴创始人张磊如此表示。具体有哪些体现?高瓴给出了五条具体措施,罗列如下:

1. 创新平台。高瓴将联合合作伙伴在北京、上海、苏州、粤港澳大湾区及海外设立包含中试平台、实验空间设备、创新中心等,构建种子概念验证平台。

2. 投前支持。不以投资为先决条件,在创意孵化阶段,就开放物理空间及相应投研资源。

3. 产学顾问。联合科学及产业合作伙伴,通过顾问委员会形式为种子期企业提供战略指导及咨询。

4. 产业资源。围绕早期企业链接上下游产业生态,落地应用场景。

5. 融资服务。从BP设计完善,到投融资推介平台搭建,再到投资机构沟通谈判等多环节,服务企业融资。

此外,高瓴内设了专门的人才服务团队,帮助企业进行组织诊断、股权激励培训、高管培训等,甚至应需求提供校招、高管招聘等服务。总之,对于平静已久的一级市场来说,Aseed+的出现总是一件鼓舞信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