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科创基金总裁杨斌:母基金投资缺乏“长钱”,S基金大有可为

来源:www.chinaitpower.com 时间:2022-09-28 10:08 点击:0 编辑:IT动力

产业发展离不开资本的支持,科技创新更是如此。为助推上海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2017年上海国际集团根据上海市委、市政府部署要求,牵头发起成立了上海科创中心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科创基金),投资于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先进制造和环保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近日,该基金总裁杨斌在接受澎湃科技专访中表示,作为市场上的第一家以国家战略来命名的基金公司,上海科创基金通过过去五年的不断摸索,在履行战略使命和寻求投资回报之间,确立了自身的投资策略,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作为母基金来说,仍然面临着募资难、退出难等一系列挑战,S基金(Secondary Fund,也称二手份额转让基金)或是解决这两大难的一个出路。

寻求战略投资与财务回报之间的平衡

上海科创基金的目标规模为300亿元,一期基金65亿元已于去年6月完成投资,与此同时,二期基金无缝衔接启动投资运作。截至目前,二期基金管理规模已超60亿元,除一期基金LP全部复投外,还引入太保集团和嘉定国资等新LP。为了放大资金的杠杆效应,上海科创基金将自己定位于母基金,其中80%的资金投于头部子基金,剩余20%的资金用于直投项目。以一期基金为例,其中54亿元投了45只子基金,子基金签约总规模超过1100亿元,穿透已投项目超过1300个,底层资产的估值已经增至1.75倍。其中50%的资金投资于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先进制造领域分别占了总投资的20%,其余投资于环保新能源等领域。

杨斌表示,和地方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主要以“招商”为目的不同,上海科创基金不仅担负着服务国家战略的使命,有产业的诉求,同时还承担着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任务,即在安全的基础上获得一定的投资回报,“母基金的优势是投资覆盖面广,回报比较稳定,但短板是投资周期长。对此,我们也针对性设置了直投和S份额策略,进一步提高投资回报率、加快回款速度。”杨斌解释称据悉,上海科创基金投资组合中,直接和间接投资的项目中已经有80家实现上市,“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从产业到资本的全方位投后支持

上海科创基金的主要投资人包括上海国际集团、国盛集团、上港集团、国泰君安、上海信托、张江高科、太保集团、嘉定国资集团等,多元股东背景使得上海科创基金可以为被投企业提供一揽子的资源与服务。“无论是金融服务,还是后续产业支持,应用场景合作,以及政策支撑等,我们都能为科创企业提供量体裁衣式的增值赋能服务。”杨斌举例称,“我们投资的很多企业还处于早期创业阶段,资金需求大,技术背景的创始人也不熟悉各类金融产品,所以我们也会为被投企业提供金融对接,譬如我们正在与浦发银行对接科创企业融资贷款等服务。”伴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上海科创基金还可以为科创企业对接股改、上市辅导、投行保荐等服务。产业类投资人则为被投企业提供了产品和技术落地的第一场景空间,“比如,围绕智慧港口、物流自动化等建设,上港集团与相关物流供应链、自动驾驶企业合作,将部分厂区、场景开放给相关被投企业,帮助这些企业的技术、产品和服务有效落地。”

“虽然我们没有直接的招商引资的任务,但毫无疑问我们会竭尽全力帮助上海来做一些招商引资的工作。有的项目可能我们投资的时候,它在上海并没有业务,因为我们的参与和协调对接,他们在后续投资建设分公司或研发中心时,便把上海纳入优先考虑范围内。比如,国内固态锂电池产业化的领跑者——清陶能源,他们融资时的主要用途之一便是建立研发中心,而嘉定是上海市打造世界级汽车产业中心的核心承载区,所以在我们参与投资后,他们在嘉定建立了材料研发中心。”在杨斌看来,这些上下两头的对接举措无论是对于上海科创基金的投资人还是被投企业,都是互惠互利的,在为下游被投企业提供资源的同时,也帮助上游的股东向下游延伸。上海科创基金希望通过各方资源的协同配合,最终打造形成一个覆盖面更广的科创生态圈。

“多了才能优胜劣汰”

上海科创基金成立五年以来,杨斌感受最强烈的是,科创板的设立推动了科创领域的速度与激情,“项目多了,投资方也多了”。虽然少有少的烦恼,多也有多的弊端,但在杨斌看来“多总比少好”,“产业要升级,竞争是关键,企业只有感受到生存压力才会不断进步。企业多了之后,产业才有机会进入优胜劣汰的进化过程。”他觉得国内的新能源汽车便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如果没有那么多人杀进去,传统车厂还会继续僵化。”即便后来赛道呈现产业泡沫的迹象,但在杨斌看来,这就是一个自然淘汰的过程,“矫枉必然是会过正的,你得允许它左右摆动,如果不摆动那就会僵化,这是有问题的,但同时我们也需要关注摆动的幅度和速度。”

至于估值泡沫,在杨斌看来那是另外一个问题。“项目稀缺会推高估值,钱多也会造成估值高。当下全球市场货币宽松化,加上以往投资消费领域、互联网领域的资金都涌向硬科技赛道。另一方面,大家现在认为一级市场的估值过高,部分原因是受到了二级市场的影响,企业上市破发,压制了估值的上升空间。”不过,在杨斌看来,从长远来看,即便是目前被认为存在估值泡沫的集成电路和生物医药领域仍然存在投资价值。

“放眼未来,我们非常看好三大趋势性机遇:一是产业升级、国产替代过程中的硬科技投资机遇;二是应对社会老龄化、推进健康中国战略过程中的医疗健康领域投资机会;三是‘双碳’战略下的绿色投资机会”,杨斌介绍说,“国内的集成电路市场还有很大的增量,譬如汽车智能化后,对于芯片的需求大幅增加,原来芯片很多依赖进口,未来国产替代空间很大。生物医药也是如此,随着社会人口老龄化,对于健康产品的需求必然会大幅增长。”在上海科创基金的二期基金中,他们将相应提高先进制造、生物医药和环保新能源的占比。

母基金募资难上加难

虽然有着丰富的金融从业经验,对于杨斌来说,上海科创基金运作中最大的挑战还是“募资难”。“其实现在私募基金普遍面临募资难的问题,但母基金的募资更难,一般的私募基金投资周期是7-9年,母基金正常是12-15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缺乏长钱,在国外母基金市场,养老金、社保、保险等金融机构的资金占据了80%以上,但在中国,情况恰好反过来,这一块的比例只有10%—20%。国内的部分投资人习惯于赚快钱,适应了短平快的投资节奏,要说服他们进行十年以上的投资,确实难度不小;而且,中国的投资者也不是很喜欢将资金委托给专业的机构来管,往往都是自己下场干投资”,杨斌对此感慨。事实上,募资难的原因还根源于投资退出难,IPO(首次公开募股)几乎成为所有投资的唯一退出渠道。但新股破发现象出现后,投资人为了尽早兑现回报,选择投资前移,投早投小,隔轮便谋求退出。

正是在这样的投资背景下,S基金站上了“C”位。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私募股权二级市场累计发生交易353起,可获知的累计交易金额达668.07亿元,相较于2020年264.45亿元的交易金额增长153%。9月24日,在上海资产管理协会产业服务论坛上,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和上海科创基金联合发起设立的上海S基金联盟正式揭牌,这是全国首个S基金联盟。“相比海外的成熟市场,中国私募二级市场刚刚起步,正在爆发前夜。”杨斌表示,国内私募股权行业面临退出“堰塞湖”问题,从未来发展看,市场对S份额交易需求大幅增加,系统性交易机会凸显。杨斌认为,母基金具有独特的数据及信息优势,“现在母基金是最主要的买方,但未来,一个高效活跃的二手份额市场也将是母基金的重要退出渠道。”